·天新網首頁·加入收藏·設為首頁·網站導航
數碼筆記本手機攝像機相機MP3MP4GPS
硬件臺式機網絡服務器主板CPU硬盤顯卡
辦公投影打印傳真
家電電視影院空調
游戲網游單機動漫
汽車新車購車試駕
下載驅動源碼
學院開發設計
考試公務員高考考研
業界互聯網通信探索
您現在的位置:天新網 > 資訊中心 > 互聯網 > 互聯網國內
南方周末:互聯網,音樂的敵人還是朋友

1 2 下一頁

  國際報道市場研究公司Forrester年初發布了音樂產業最新的報告:對音樂行業來說,過去的十年是最壞的十年,而2009年是過去十年中最壞的一年。至少在2013年之前,這種趨勢不會改變。而實際上,2009年是音樂行業史上稱得上是最糟糕的一年,全球收入63億美元,比上年(2008) 衰退了13%,不到1999年的一半。2009年人們的音樂消費比上年減少了32%。

  而在中國,音樂更被認為是幾乎形不成一個產業,傳統唱片一年只有2億元人民幣的市場份額。有百年歷史的唱片業在1990年代遭遇盜版夾擊,尚未轉身,又迎來了互聯網的巨大沖擊。2009年是中國唱片公司的又一個寒冬,與互聯網公司之間的關系持續冷戰。傳統唱片的制作生產被免費下載不斷侵吞,越來越多的唱片公司及藝人希望在現場表演尤其是如雨后春筍般激增的音樂節上殺出一片天。

  2月7日,南方周末邀請音樂人高曉松,新蜂音樂創始人、MySpace中國戰略及產品顧問愛火(iFire),互聯網觀察家洪波(Keso)在北京進行了一次有關音樂與互聯網的對話。

南方周末:互聯網,音樂的敵人還是朋友
音樂遭遇互聯網,卻成就了現場音樂。2009年,音樂節扎堆,形式各異,年輕人在音樂節中肆意瘋狂,釋放自我 圖/CFP

  音樂的未來是免費

  高曉松(音樂人) 口述

  音樂其實是無敵的,一切的敵人都來自于貪婪。早在10年前,我受聘在搜狐做總監的時候,別人問我,你覺得互聯網是一個什么東西?當時大家都說互聯網是一個寫帖子、收郵件的地方,我當時說互聯網就是電,它帶來的革命就像當年有了電一樣。

  所以互聯網不只是媒體,就像電被發現之后,開始人們只想到用它來點亮電燈,后來才發現電也能洗衣服,什么都能干。互聯網也是這樣的。

  電來了之后,對音樂產生了什么影響呢?高高在上的歌劇院沒了,歌劇院從每個城市若干個變成了一個,用來瞻仰。電提供了唱片的大量復制,導致了這樣的改變,互聯網帶來的是更大數量級的復制,比電提供的數量級還要大很多,高高在上的唱片就被互聯網消解了,就跟電當年消解了高高在上的歌劇院一樣。基本上互聯網能提供的東西和電差不多,就是一個龐大的復制量。

  這對音樂有什么傷害呢?從音樂本身角度看,每一次復制量的擴大都是對音樂才華的稀釋。原來歌劇院那么多,只能給音樂家們發三個號,比如巴赫、莫扎特之類的,后面沒你事了,不帶你玩了。唱片的龐大復制量出現之后,就需要發出300個號才能滿足龐大復制量的需求,所以巴赫、莫扎特領完號,后面還有297個各種魚目混珠、濫竽充數的人都能領到一個號,互聯網的復制與傳播量則需要發出三萬個號。

  另一方面,歌劇院時代,一個人一生可能聽了100首歌,但是有50首都會唱;唱片時代一個人一生可能聽了1000首歌,還是會唱50首;互聯網時代,可能一個人一生聽了10000首歌,依然只會唱50首。所以,除了那前幾名,其實沒什么變化,不管是歌劇院時代,唱片時代,還是互聯網時代,排頭兵都是一樣的,只是后面出了一些亂七八糟的泥沙,你說這對音樂是好還是不好呢?你也說不清楚。有這么多的人來搞音樂沒什么不好,可是音樂本身有一個屬性,就是全世界的人都來搞音樂,也只有一個或幾個排頭兵,全都使勁寫、使勁倒退也只有這么多,因為它不具備大量生產的能力。

  這也就是說,音樂本身并不具備成為商品的屬性,商品的屬性是要能迅速地擴大生產,生產工具需要不斷提高和革新,可音樂的生產工具500年來沒革新過,500年前用鋼琴,500年后還是鋼琴,并且彈鋼琴的水平沒比500年前提高一點,那些節奏就是500年前的大師們做出來的。你不具備使用更先進的生產工具的能力,你就不具備提高生產力的能力,這是馬克思說的,你不具備提高生產力的能力,你就根本不具備成為商品的屬性。

  所以,音樂本身就不是一個商品。像邁克爾·杰克遜商品化之后,你也沒作出第二個杰克遜,像商品的話,應該做10個杰克遜,或者50多個崔健,100來個周杰倫,這太好了啊,但是做不出來。而且,地球上沒有一個聲音是音樂,沒有一種鳥叫,或者伐木,沒有任何一個聲音是音樂,音樂是天給的有限資源,天就給那么一點,你想把它當商品賣?這不是地球上有的東西,音樂相當于隕石或者是流星一樣的東西,流星就來這么點,你當隕石賣,甭管上天賣還是互聯網賣,總而言之,結果磚頭什么的都拿出來賣了。因為它不是地球上能生產的東西,我從來沒感覺過哪一首歌是我寫的,我覺得每一首歌都是假我之手,只是放在我腦子里,如果你寫過歌你就知道了,你沒有一方法能寫歌,沒有一種任何方法說你是蹲著,還是趴著,還是怎么做一個奇怪的姿勢,就只能坐在這兒等著,直到有一天老天給了你一道神力在你腦子里。

  電來了也好,還是互聯網來了也好,不管它成為一個什么形態,自從有了唱片之后,就再也沒出現過莫扎特,老天每年只給你這么點東西,你把它稀釋了還是凝聚起來弄?

  而音樂實際上現在就已經免費了。我靠什么活著?當評委。每一塊土地都是公平的,假設在美國給了你一大塊版權,你就只會寫“I love you”,“I want to forget my girl”,在這塊土地上什么都沒給你,但你可能會有很多好的想法,而且你還能當評委,反正它總不會讓你餓死。

  如果互聯網真那么強大,你就把我們唱片公司都買了不就完了?我們都賣給百度,那不就結了?其實并不是這么簡單的,因為傳統的產業化也很強,他們可能沒什么錢,但是所有的錢都是從那些東西來的,所以不出現互聯網也是一樣的,兩邊是一樣的貪婪。不管是唱片時代,還是互聯網時代,沒有任何一個旗幟上寫著,只要做唱片,你就賺錢了,天下沒有這么好的事。但是今天的版權體制就是這么想的,花了錢,我就要賺回來,其實在沒有任何盜版的情況下,你花了錢也不一定做得到。而互聯網就覺得,你還沒證明你的價值,你憑什么找我要錢。

  主要矛盾就在這兒,我一直認為如果卡拉OK能讓唱片制作方像電影制片方拿的比例一樣分帳,就可以淘汰很多爛音樂、爛作者,你就一首歌卡拉OK就火了,就可以了。卡拉OK的房間不放音樂跟電影院不放電影一樣,都是空房子,可卡拉OK拿出千分之一的房間費給你,電影院卻拿出60%多的票房。

  未來互聯網就應該免費給大家聽音樂,因為可以從其他消費行為上掙到錢,尤其是表演權,其中包括藝人在現場的表演應該有更大的比例給作者。現場表演在音樂上已經有了很大的市場,遠比互聯網大,光卡拉OK所謂的機械表演就會有100多億的市場,還有現場表演。表演權是能控制的,你不給老子錢老子就是不演。

  所以,我不認為互聯網與音樂產業之間有特別嚴重的需求,就跟盜版跟盜版競爭一樣,你看我們當年被盜版打成那樣,可是也沒出現全中國都是盜版商,何況盜版商之間也有競爭,盜版商也提供了很好的音樂服務,他們也很有品牌,只不過沒有給你結帳而已。互聯網未來也會做到這步,然后大家再去重新劃分收入。

  當然,在表演上擴大收入,音樂就一定是免費宣傳品,在你還不知道好不好的情況下,你讓別人掏錢,有點不靠譜。不是我讓大家免費試聽,比如說移動或百度想干這事,我愿意我就白給,我要不愿意,你把錢給我,你為了你的廣告,或者為了市場份額。

  互聯網上收費音樂的模式是走不通的,一定會走到免費上去,看電視不就是免費的嗎?

  互聯網對我來說沒什么傷害,我從來沒留過一張詞曲協議,因為從來沒人執行過,哪怕在唱片時代,也從來沒有一家公司,給我提供過任何一張版權報表,我不能靠音樂養家。當評委其實也不好,還是干別的好,比如說顧問。

  百度特別逗,一到音樂這個事,百度就拿谷歌的觀點來說話,你看我是一搜索公司,我要保證大家自由搜索的權利,要保證大家搜到的是很多結果,而不是買了版權的唯一結果。這是極為可笑的,也是中國的現狀。

  音樂必須集成全版權,大家才能在全版權的情況下去比拼,谷歌是唯一一個有全版權的互聯網公司,而百度是零版權的,其他則是介于百度跟谷歌之間。一個全版權的負責任的好公司和一個零版權的公司在一個平臺上,我覺得都很搞笑。

  其實音樂的敵人也好,還是圖書的敵人也罷,互聯網只是“電”而已,許多局面都是我們國家今天整體狀態的體現。但我認為不能完全賴到體制上,我們今天的狀態有時候很不要臉——今天要跟爸媽要錢,就說我是個東方人,你得養我;明天把女朋友帶回家睡覺,就說我是西方人,這是我的自由。

  整個社會就是這樣的標準與狀態,最大的敵人就是這個。

上一篇: 快遞公司春節歇業 網店積壓訂單交易遇阻
下一篇: 馬云虞鋒等創建云鋒基金 投資互聯網等三領域

1 2 下一頁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加入我們 | 廣告服務 | 投訴意見 | 網站導航
Copyright © 2000-2011 21t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晨新科技 版權所有 Created by TXSite.net
牛牛机器人